暗访卖身厂妹做“兼职”只为买手机玩游戏

时间:2019-06-02 20:01   编辑:本站

暗访卖身厂妹做“兼职”只为买手机玩游戏

  9月,有媒体报道在深圳某工厂内存在“兼职厂妹”,这些年轻的女孩在夜晚通过贩卖青春肉体,换取并不算高的报酬。尽管当时厂方回应并无此事,但近日据媒体调查,厂妹作为个别现象“确实存在”。

  记者在厂区一家迪厅中,见到了“兼职”厂妹中的一员:小雪(化名)。她穿着牛仔短裤、帆布鞋,消瘦的脸上画着淡妆,带着一丝稚嫩的风尘气。

  据小雪称,在厂子里通过聊天群找厂妹,是公开的秘密。一到夜晚,这些群就热闹起来。只要在群里发个“求厂妹”的消息,就会立刻得到回应。

  小雪通过几张不露脸的暴露照片来招揽生意,“我叫小雪,兼职厂妹。时间:每天7点下班后。地址:XXXX附近酒店均可。200一次,400两次,包夜600到800。电话:……。”

  灯光变幻,小雪的脸阴晴不定,带着这个年纪女孩特有的叛逆与迷茫。她的老家贫困,每月2000多元的工资根本无法满足她去喝酒唱K的娱乐消费需求。

  看着姐妹们让人羡慕的穿戴,小雪终于决定“下水”。她说,在工作之外,她每周只出来做两到三天兼职,每个月能赚到近万元的收入,过年回家时,还能带给父母一笔钱。

  在这个光怪陆离的社会中,拥有自己的智能手机对于家境尚可的女孩来说,是一件平常的事。

  而玩好《天天爱消除》、《节奏大师》等广受女生们好评的游戏,甚至可以让男生来博得女性的青睐。这些我们看起来平凡的“日常”,却是一些厂妹们无法简单触及到的“梦想”。

  小雪就是通过这份“兼职”才购买了一部iPhone手机,“如果不干这个,我可能永远买不起”。

  近日,某游戏的“女神级”白富美玩家在网络上“晒装备”。在遭到网友质疑和抨击后,女神竟晒出美照,并要求屌丝玩家“跪舔”道歉。一时间美女玩家集体参与,简单的炫耀演化成了白富美与矮穷挫的骂战。

  钱似乎决定了一切——决定了我们用什么心态去活着,去娱乐,去消费,去玩游戏。“仇富笑贫”是不少玩家们常备的心态。在小编看来,白富美有权炫富,屌丝有权去玩游戏,双方对骂也可以理解。但在我们重复陷入这类怪圈的时候,是否会想到在社会的一角,还有那么一个团体,她们连玩游戏的设备都难以获取……?

  在媒体曝光后,兼职厂妹们似乎销声匿迹了。但一位名叫刘强的男工讲,这些生意仍在继续。

  他曾当过好几个厂妹的“背景”,因为人脉广,他一度想离开工厂,到社会上“拉皮条”,但最终没敢。毕竟他只有20岁。

  刘强说,他在富士康厂内有几个不固定的女友,偶尔也需要找“厂妹”。在他们几个男工间,有一个私密的“兼职厂妹通讯录”。正规期货返手续费男工们会私下交流、点评厂妹的相貌和服务。有些漂亮的兼职厂妹,同多名男工发生过性交易。

  夜幕下,迪吧成为荷尔蒙汇聚之地。10元的入门票价和10元一瓶的啤酒,成为最好的释放方式。当然有很多人不买啤酒,只为看一眼舞场内摇动的腰肢。

  音乐到了高潮处,有些男孩会脱掉上衣,随着节奏扭动身躯,一边打口哨,一边做出高难度的舞蹈动作,身边的女孩配合地发出一声声尖叫。舞场的铁丝网外站满了年轻男女,他们透过铁丝网看着场内,身体随之摇摆。

  音乐声中,小雪对记者说,你这样花钱只聊天不上床的客人真好,然后喝干了啤酒,摇晃起身,返回舞池之内。

  为了买苹果手机卖肾、卖身的报道不断,虽然这些在我们许多人眼中觉得不可思议,不过却又不能否认在社会中确实有这样的现象存在,在充满诱惑的社会中,这些青春的身影或许会因为一些诱惑而无法自拔,也确实会采用一些偏执的方法。

  猜您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