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推动NOPEC“制服”欧佩克?

时间:2019-06-06 08:13   编辑:本站

美国推动NOPEC“制服”欧佩克?

  近期,WTI在纽约商品交易所收于每桶59.04美元,而布伦特原油在伦敦ICE期货交易所收于每桶67.03美元。今年到目前为止,WTI和布伦特原油分别增长了30%和25%。

  当前,60美元每桶左右的原油价格被石油行业普遍认为是一个较为合理的价格区间,但美国总统特朗普显然不这么认为。3月28日晚间,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欧佩克增加原油供应非常重要,全球原油市场十分脆弱,油价太高了。随后国际油价应声下跌。

  这已经不是特朗普第一次在推特上抨击油价过高了。去年以来,由于担心美国对伊朗石油出口实施的制裁,以及欧佩克的减产行动将导致WTI和布伦特原油双双走高,特朗普通过推特发起了一场反对高油价的非官方运动。此外,令外界担心的是特朗普掌握着更为有力的武器:通过“禁止石油生产和出口卡特尔法案”(NOPEC)对欧佩克发起诉讼。

  据媒体报道,美国国会的一个专家组于2月7日通过了“禁止石油生产和出口卡特尔法案”,该法案允许美国司法部针对任何国家“以集体或与任何外国联合的形式”以“限制石油、天然气或产生的生产或输出”,“并试图”为这些商品“设定或维持价格”的行为提出诉讼。也就是说,该法案允许美国将欧佩克定义为卡特尔组织,根据谢尔曼反托拉斯法(the Sherman antitrust law)起诉欧佩克操纵能源市场的行为,并可能寻求数十亿美元的赔偿。此举直击欧佩克中心,意味着欧佩克必须放弃减产才有可能获得豁免的机会。

  卡特尔组织,即垄断利益联盟。这种联盟通常发生在少数资源被数个企业完全掌握的情况下。为了避免过度竞争导致的整体利益下跌,生产类似产品的企业会组成联盟,通过某些协议或规定来控制产品的产量和价格。而根据美国反托拉斯法,卡特尔属于非法。

  自2000年以来,美国政界人士曾16次尝试通过NOPEC法案,但均遭到以往总统的否决。然而这一次,情况或许会发生变化。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中心主任、前奥巴马政府石油官员Jason Bordoff表示,与历任总统不一样的是,特朗普更有可能签署该协议。

  在就任美国总统之前,特朗普一直是NOPEC法案的忠实支持者。早在7年前,特朗普曾抨击欧佩克称,油价应该在30美元/桶的价格,认为欧佩克正在窃取美国公民的财富。

  阿联酋石油部长Suhail Al-Mazrouei指出,现在学什么专业挣钱如果NOPEC法案成为法律,欧佩克将会被解散,每个成员国都将会最大限度地提高原油产量。这将重演2013年到2014年的场景,导致另一场油价暴跌。在上次石油危机中,布伦特和WTI原油双双跌破30美元。

  无论特朗普打压油价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对美国石油生产商而言,油价暴跌并不是他们想看到的。过去数年,欧佩克不断减产控价,在客观上导致美国原油产量不断增长,并在全球石油市场中发挥着稳定作用。

  美国能源署(EIA)的数据显示,今年美国原油产量将继续超过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成为全球最大产油国。据美国政府数据,美国石油出口去年增长了70%以上,每天超过200万桶。石油交易商和页岩油高管认为,到2020年年底,美国原油日出口量将达到500万桶。如果达到这一目标,美国的原油出口总量将超过欧佩克(除沙特阿拉伯以外)的所有国家。

  一旦新一轮油价暴跌的周期开始,美国和欧佩克以及其他产油国能否从这场惨烈的厮杀中挺到最后,需要考量多重因素。

  首先是各国能够承受的最低油价水平是多少。目前,美国页岩油生产商依赖技术创新,已经将二叠纪盆地页岩油开采价格控制在30美元左右。尽管中东地区石油的开采成本可能更低,但从各国2018年财政预算的平衡油价来看,则远远高于30美元的水平。其中,沙特阿拉伯达到每桶87.9美元,俄罗斯约为66美元。

  毫无疑问,价格战无疑会给那些生产成本高于美国页岩油开发成本的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带来痛苦。最坏的情况是,低油价可能会导致部分产油国的财政破产,而一旦通胀恶化,匮乏的投资和社会混乱会破坏石油产能,导致产量不断下滑,这些退出市场的产能短期内将难以恢复。

  但美国也并非胜券在握。低油价也会让石油公司减少在美国页岩油领域的投资,降低页岩油产量扩张速度,最终带来油价的快速反弹,产油国的产能得以保留和恢复。此外,欧佩克国家很可能通过限制美国其他主要商品(如农产品)的进口,对美国的法律行为做出反应,并会撤回对美国的投资,仅沙特阿拉伯目前在美国就拥有大约1万亿美元的投资。

  因此,是否需要以法律行动打破欧佩克目前对国际石油市场的稳定调节机制,仍需美国政府审慎抉择。

  目前,欧佩克尚未显露出提高产量的迹象,他们的杀手锏是对石油美元的抵制,这同样令特朗普政府感到十分不安。McGill International Review专栏作家Nick Chao撰文分析认为:“目前,全球能源供应市场的意外变化似乎表明,美国和沙特的石油美元协议可能会提前终结。”

  据彭博社收集的美国海关数据显示,3月初沙特对美国的原油出口总额降至34.6万桶,创下201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对于产油国来说,虽然美元仍是最重要的石油贸易货币,但石油美元可能已经不再那么重要。

  40多年来,购买和销售石油的交易只允许以美元进行,由此产生了“石油美元”并支撑了美元的国际地位,但反过来美元掌握着石油的计价、交易、结算,相当于桎梏了多个产油国的经济。

  目前,世界多国在能源商品交易、石油货币和金融领域去美元化或绕开美元进行结算的举措已经出现。截至目前,包括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卡塔尔、阿联酋、伊拉克、尼日利亚、安哥拉这8大石油国已用自己的方式向石油美元说“不”。比如,俄罗斯在向中国出口原油的过程中,创立了部分无美元化的石油交易环境,还计划提出“非美元货币”的全球构想。

  另一方面,当中国利用以黄金为基础的人民币原油期货横空出世后,已经成为亚洲交易量最大的原油期货合约。随着近期人民币国际化的不断深入,尤其是石油人民币体系的成形,这将逐渐替代部分亚洲市场或削弱石油美元的市场份额。

  猜您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