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驿站扎堆小区到底挣不挣钱?

时间:2019-06-13 22:36   编辑:本站

快递驿站扎堆小区到底挣不挣钱?

  期货居间商

  白天无人在家等快递,担心快递上门不安全,不少人已经习惯使用各种快递驿站、快递柜来收快递。

  用户的需求、快递公司节约成本的需要、政策利好的加入,让“物流最后100米”的末端物流很可能成为2018年的“风口”之一,不仅原有的菜鸟驿站、妈妈驿站、嘿客在寻求新的运营方式,一些第三方资本也很可能会入局。

  住在郑州市远大理想城的董女士,属于每天早出晚归、经常出差的工作狂,在网上买买买也是她生活的乐趣,只是快递寄到公司,每天被快递员喊名字,老板总是感觉她不务正业;而一些隐私商品,恰逢自己不在的时候送到公司,被同事签收了也挺尴尬。

  但如果寄到家里,白天是肯定没人收,碰到出差,三四天没有人收都是常事,快递柜也放不了那么多天。

  “起先写家里地址,我不在家快递员竟然把快递送到了邻居家让我自己去取。”董女士说,这样送了几次,邻居虽然嘴上不说,但也觉得代收快递比较烦。

  为了不麻烦邻居,她就把快递收货地址改在附近的菜鸟驿站。家门口原来的一家小超市就承担菜鸟驿站收发快递的业务,回家顺路取回非常方便,但从上个月开始,这家菜鸟驿站不做了,最近的驿站距离她家1.2公里。

  其实不单是董女士,去年下半年开始,很多菜鸟驿站的用户都发现,周边的菜鸟驿站少了不少。

  “原先周边五六家驿站,现在就剩下一家了,距离也超过1公里。”在郑州城开水城居住的陈女士说,在快递柜配置不足的情况下,小区周边的菜鸟驿站让她收发快递方便了不少,但从上个月开始,她购物时发现1公里之内菜鸟驿站都没有了。

  郑州市九龙城一家菜鸟驿站,年前贴出了转让通知,但现在门面房还是空空荡荡,并没有转让出去。

  “其实想通过菜鸟驿站赚钱并不容易。”常先生曾在这个小区运营了一家菜鸟驿站,不像部分菜鸟驿站是一些社区便利店附加服务,他租了一间门面房来做菜鸟驿站。

  房租、水电等固定开支,每月3000多元,人工由他和妻子来完成,没有算入成本,但就是这样,想仅靠快递撑起这个店面也不容易。从快递员手中代收一件快递,驿站就赚2到3角钱,这意味着3000多元成本,每天需要400件快递才能够本,而这个小区因为入住率、用户习惯等,当时并没有太大的快递量,做了半年多,一直在成本线上挣扎,他就把店面转让了。

  一家做了2年多菜鸟驿站的干洗店店主杨先生说,上个月接到通知,他这个驿站被裁撤了,原因是他们接的快递量不够。

  “撤了就撤了吧,本来我们做这个也不赚钱。”杨先生2015年“双11”之前,在他和妻子经营的干洗店注册了菜鸟驿站,交了1000元押金并安装了相关系统。杨先生说,安装之后菜鸟驿站方面就没有再给他们提供什么服务,尽管他这个店位置也挺好,但店里面接收的快递量一直不多,如果不是“双11”这样的旺季,有时一个月快递量也就是千把件,收入也就是二三百元,但收件、取件两人还是要付出不少劳动。

  据他所知,这次周边和他们一样的菜鸟驿站,裁撤了4家,原因都是收快递量不够。

  菜鸟驿站运营人士也表示,确实在对郑州市的菜鸟驿站进行优化,取消的站点一般是服务不过关、场地有限、收件量少,他们后期还会遴选合适的站点加入。

  虽然菜鸟驿站不好做,但作为末端物流重要的组成部分,它却成为2018年的“风口”行业。

  对快递公司和消费者来说,随着我国快件量的高速增长,传统送件上门的投递方式也不再完全适用于任何情况。

  工作日送货上门时住户不在家,快递重复派送会让快递公司派送效率低下,在我国快递量越来越大,快递人员的缺口也越来越大。对消费者来说,出于安全、工作时间等考虑,送货上门现在也变成了一件略为尴尬的事情。

  而从政策方面来说,2017年6月,国家邮政局发布了“关于加强和改进快递末端服务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下简称“意见”),“意见”指出,积极推进“快递入区”工程,联合相关部门综合利用现有的连锁商业机构、便民服务设施、社会公共服务中心等开展投递合作,争取将智能快件箱和末端投递服务中心等设施列入城市基础设施规划。

  而进入2018年,在全国邮政管理工作会议上,把之前“意见”中的积极推进“快递入区”工程的说法,改成了加快推进“快递入区”工程,并大力发展第三方和智能终端服务体系。

  将在今年5月1日开始执行的《快递暂行条例》,也提到企业事业单位、住宅小区管理单位采取多种方式为开展快递服务提供必要的便利。

  现在,不仅是菜鸟驿站在做终端快递,圆通的妈妈驿站、顺丰的嘿客等,都已经在郑州经营着类似的业务。还有一些与快递无关的第三方创业公司也在进入末端物流,诸如逗妮开心、蜂站、蓝店、小象驿站等,都已经开始在上海、杭州、厦门等地跑马圈地。

  “只是收发快递,盈利模式太单一,地方选得不好就不容易赚钱。”在郑州经营多个快递驿站的张宁说,他做的既有菜鸟驿站,也有妈妈驿站,在他看来选址太重要了。

  小区要有一定的体量,高层的新小区最好,这样保证有足够的快递。当然,运营的场所也要选好,没必要很光鲜的门面,控制成本很重要,能让小区居民方便找到就行了。他在一个小区驿站找的就是居民楼一楼的一个标间,房租只有1000元,现在一天能收500件到600件,运营了一年多时间,周边的菜鸟驿站就剩下他一家了,驿站也就越做越好。

  “现在做菜鸟驿站还是不错的,淘宝App上会有引流,无论是选择菜鸟驿站代收,还是退货时提示菜鸟驿站发快递寄回,都会将人群引向驿站。”他说,这个优势是其他末端物流品牌没有的。

  但是,在省外加盟过第三方创业公司驿站的袁女士说,第三方平台虽然没有淘宝平台引流,但他们地推人员会提供其他服务,比如帮助驿站和附近的快递员搞好关系,让他们把原本邮寄到家的快递放在驿站。

  除了收发快递外,不少运营末端物流的品牌也在考虑,加入其他盈利模式让加盟商可以稳定地经营,诸如便利店、充值缴费等。

  比较早进入末端物流的顺丰旗下品牌“嘿客”,就想做驿站+便利店,但因为货品太少等问题,做了两年多情况并不理想。圆通的妈妈驿站,在上海也尝试了社区生鲜店“妈妈菁选”,并表示以后妈妈驿站都将改成便利店的形式。

  “如果你现在想做驿站,如果公司没有给你其他政策或是限制,建议你最好是做便利店顺便做驿站,这样压力会小一些。”张宁说,快递价格竞争越来越激烈,留给末端物流利润空间也不会太大,寻找其他盈利方式配合更容易活下去。

  猜您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