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投资人亲述鬼才知道这个APP能靠直播赚这么

时间:2019-06-12 17:06   编辑:本站

快手投资人亲述鬼才知道这个APP能靠直播赚这么多钱

  现在开小酒吧挣钱吗

  【腾讯创业编者按】“鬼才知道这个APP能靠直播赚这么多钱,”这句话出自快手投资人之口。快手走到今天,有太多的出人意料。今日,XVC合伙人蓝湖资本胡博宇发布知乎专栏,回顾了他与快手之间那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快手火了, 3 年不到,日活涨了 60 多倍。虽然还没上市,但规模不如它、收入差不多的陌陌已经 70 多亿美金市值了。

  在XVC融资的时候,我会对LP们说,你们看, 2014 年我找到它的时候,它也就是大几十万日活,美拍和它长得几乎一样,日活是它好几倍,日新增用户是它的十倍, iOS总榜排名第一,但我坚定地认为快手更好。

  说实话,那时候我们其实没有机会投资美拍。其实连美拍的团队都没见过。如果有机会,保不准就投了美拍,那就铁定把快手错过了。

  说实话,在蓝色港湾的Costa第一次见到宿华和程一笑的时候,我一开始还有一点担心,这两个技术男真的懂产品吗。

  说实话,当时我们对标的产品,是美国的Vine。这个产品在 2016 年被关掉了。

  说实话,鬼才知道这个APP能靠直播赚这么多钱。我当时脑子里YY的商业模式是短视频广告。不过就连这个还不好意思和投委会说,当时的memo里面根本没写变现潜力,只在“Risk and Concerns”里面提了一句“变现能力是个风险因素”。

  说实话,当时也有别的基金的asso和VP也很看好快手,在他们基金内部拼了命的推啊。我们只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过了会,然后立即按着创始人把TS给签了。

  当时DCM中国团队唯二的两个合伙人和我一起,把创始人堵在会议室,搞到半夜。说吧,什么条件都答应你,只要你签了它。结果就签了。签完第二天就有某全球顶级VC加价50%来抢啊。那是一家号称“投过的公司占纳斯达克总市值20%”的VC啊。

  签完了以后,赶紧做财务DD。来到华清嘉园的一套黑乎乎的毛胚房,宿华把他个人的招商银行网银打开,说,我们公司就 8 个人,财务就是我,记录都导给你。一看,密密麻麻的全是吃饭刷卡电话费自来水费之类的。

  说实话,当时心里还是有点凉凉的。这个项目,我根本没有写财务DD的报告。合伙人也没问。估计是忘了。美国的财务团队也没问,默默地汇了一千多万美金给公司。

  所以,说实话,我只是运气比别的asso和VP好,在对的时间碰上这个项目,然后碰巧有两个靠谱的老板。

  快手的发展和我的投后服务也没啥关系。说实话,特别好的公司,都不怎么需要投后服务。

  其实,我对老东家感情很深。我还记得写farewell letter的时候泪流满面。

  记得入职不久,Hurst曾经和我说,博予,你总有一天还是会回去创业的。我当时惶恐不安地说,不会啊,我已经创过一次业了啊,搞了差不多十年,够了,我只想做投资啊。

  结果,这被验证了是扯淡。我还是去创了业。一个校友说,搞到钱了,一起做基金吧。

  机会实在太难得。要知道,DCM、金沙江、红杉中国、经纬中国、晨兴资本这样的顶级机构,也都是因为走了狗屎运,搞定一个大LP,才做了第一期基金。第一期做得好,才有第二期、第三期。

  我们对LP说,看,这些牛逼的基金,还是很依靠运气。我们要做一个研究型的基金。先研究,找到机会,就把整个行业扫描一遍,挑最好的公司投。

  我先聊了一个项目,创始人叫曾强。项目不靠谱,不过聊产品聊嗨了,曾强说,其实啊,我还个人投资了一个天使项目,要不你去找他们聊聊吧。那个项目叫“链农”,创始人叫刘源。

  结果这个刘源是个热心肠,聊完了主动和我说,其实啊,我们这个行业,我们还不是最大的,还有两家规模比我们大,一家叫饭店联盟,还有一家叫美菜,要不你去找他们也聊聊吧。

  说实话,我第一次知道美国有个Sysco公司,也是在饭店联盟和美菜的商业计划书里面。他们才真正是研究型的。

  美菜当时规模是饭店联盟的一半,增长速度一样,不过由于我对团队的判断力很强,所以坚定不移地投了老二美菜。事实证明我多么英明。

  当时远没那么坚定。美菜的创始人刘传军和饭店联盟的创始人李德全,两个人都非常优秀,也同样都有农业的理想。后来的后来,我介绍他们俩认识,结果俩人一见如故。现在李德全是美菜的合伙人之一。

  当时在两个公司里选,很纠结。那一周,我和分析师戴武俊,就没怎么好好睡觉。马不停蹄地访谈两个公司的客户、管理团队、供应商,在饭店联盟和美菜的仓库里待了两个通宵,早上还跟着车去配送。一周下来,搞得迷迷糊糊的。

  两个公司的技术团队,都没有相关经验。饭店联盟的技术合伙人是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小伙子,只有“类办公自动化系统”的经验。美菜的技术合伙人徐薛胤是个中科大少年班的小神童,但是当他告诉我他们的ERP系统用的数据库是mango DB的时候,我的内心冻结了 30 秒。

  直到从缺觉带来的眩晕中恢复之后,我才想明白,刘传军的大规模团队领导能力,在他担任窝窝团副总裁期间被充分验证过。这是个稀缺的能力。这一点对于这场战争来说可能更关键。所以还是要投美菜。

  所以趁着对手没钱赶紧追。好在传军内心淡定不怕烧钱,在三个月之后饭店联盟融到A轮的时候,美菜凭着我们 200 万美元的过桥贷款,他已经追平了规模,并融到了 3000 万美元的B轮。然后在接下来两三个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拓了 15 个城市。然后又过了两三个月,融了C轮一亿多美元,然后一骑绝尘。

  只是,商场如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这个世界的基本规律,还是“适者生存”。所以理想是要的,但是搞赢也是必须的。

  当年豌豆荚对竞争对手就有一点太仁慈。哎,那场战争,说来话长,所以还是不说了。

  说起豌豆荚,其实也是碰巧找到他们的。我和老婆在首都机场T3 航站楼的哈根达斯一边吃冰激凌,一边聊“微博的商业模式”。结果旁边一个人凑过来和我们搭讪,自我介绍说是豌豆荚的实习生,叫陈团安。我说,啊,太好了,我早就关注了这家公司,一直想联系,要不你帮我介绍创始人认识一下?

  我就是这么见到豌豆荚的创始人的。当时觉得几个人的额头上都闪耀着智慧的光芒。回家以后就忍不住写了封热情洋溢的邮件发送给DCM的全体员工。

  对了,那个时候,我还处于“VC成长曲线”的早期,特别兴奋,喜欢的项目就拼命推。我想不起来当时还推过什么不靠谱的项目了,反正肯定推过,被合伙人给毙了。当然也有比较靠谱的,比如滴滴打车,知乎之类的。但人就是这样,会选择性记住好公司,同时遗忘烂公司。

  说实话,做VC,都免不了要经历这个“成长曲线”。先是看着什么项目都觉得靠谱,觉得全是机会,然后看着什么都觉得不靠谱,觉得全是坑。等到错过一些让人捶胸顿足机会,然后也用几百万美金打过几个水漂之后,你才能慢慢地冷静下来,明白一个道理:该是你赚的钱,总归是你的,不该是你赚的钱,急也急不来。

  不对,这是瞎扯。我怎么开始胡言乱语了。其实我真正想说的是,保持好奇,坚持独立思考,以事实驱动的客观的态度来分析问题,习惯于抵抗情绪和无关动机的干扰,才是一个VC成熟的标志。

  说实话,我其实也常常做不到。不过在XVC,我们总是以此自勉。做好VC投资,完全没有运气,是万万不行的。我们能做到的,也就是时刻准备好,当运气来临,牢牢抓住它。 When happiness knocks on your door, make sure you are at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