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太合麦田宋柯互联网不会用音乐赚钱

时间:2019-05-27 11:46   编辑:本站

前太合麦田宋柯互联网不会用音乐赚钱

  宋柯办公室里有一幅漫画,上面写的也是太合麦田的口号:“为人民的娱乐服务。”

  在很多人眼里,宋柯既是个有商业头脑的生意人,也是个过于理想化的偏执狂。因为早在十年前,大部分曾以制作唱片为主体的音乐公司,都早已见风转舵,把公司的经营主线转移到艺人经纪和商演的领域。但宋柯却始终坚持原则,不断摸索新模式,必须要在音乐版权这一块获得合理的创收。这也使得他旗下的“太合麦田”最终成为行业中最具开创性的一家公司。

  从1996年入行,至今年年初离职,宋柯足足用了15年时间去琢磨中国音乐行业的版权问题,同时,他也花了15年去看清楚这行业真正的问题所在。无论是早期传统唱片还有市场的年代,还是后来数字音乐崛起的时代,他都能找到靠版权赚钱的模式,只是这些模式都不太健全。

  此前,宋柯做采访聊音乐,常常是坐在“太麦”的办公室里,满墙的唱片和海报,衬托着他当时的身份,一家唱片公司的老总。如今,宋柯却坐在他新开业的烤鸭店包房里接受着南都记者采访,虽然聊的依然还是音乐,以及跟音乐行业相关的事情但不可回避的现实,是他已经不再是唱片公司的负责人,而是一家烤鸭店的老板。

  “当时整个商业系统的诚信很差,发行商瞒报销售数字,跟现在电影瞒报票房是一样的。而当你不能得到真实的销售数字时,唱片公司本身的市场导向就会有问题。”

  上世纪90年代以前,内地流行音乐制品的推出,一直是延续着音像出版社编辑制的模式。直到1992年,香港的“大地唱片”公司在北京挂牌,包装了艾敬、老狼等一批歌手,内地流行乐坛才进入所谓的唱片公司包装制时代,并在1994年达到一个小巅峰。

  但这所谓的巅峰期没持续多久。1996年,当时包括“大地”在内的大多数唱片公司,纷纷由于资金链的断裂而倒闭。原因是做唱片挣不到钱,至于为什么挣不到钱,人们把根源归结在盗版问题上。

  宋柯就是这时进入唱片业。当时他刚从美国留学回来不久,做了一段时间珠宝生意,在好友高晓松的怂恿下创办“麦田音乐”,那是1996年的事。当时,宋柯对这行业的未来看得不太清楚。用他的话说,入行一是因为理想,二是在这圈子里认识的人比较多。“我在出国前就认识很多音乐人,譬如张楚、黄小茂他们,回来后又认识了高晓松、郑钧、老狼这些人,基本上大家都在一个圈子,感觉这一行你有熟人,心就自然会踏实些。”

  但宋柯是个生意人,做任何决定都必定盘算过利弊,所以在正式成立“麦田”前,高晓松带着宋柯去上海几个大的发行公司转了一圈,让他对这门生意基本上有了了解。考察完毕后,宋柯得出结论虽然盗版侵蚀很厉害,但如果有好的内容,并且制作、批发、零售体系的利益分配合理,还是可以挣钱:“其实当时也很明白,即使能赚,也肯定赚得不多,但那时候的整个大环境还算是一个良性循环,所以就觉得这行还可以做。”

  之后,“麦田”的成功起步,证实宋柯对当时唱片行业的评估是正确的。1996年公司成立初推出的首张唱片是高晓松的作品集《青春无悔》,成本20多万,回收约50万。之后签下的朴树、叶蓓和尹吾三位歌手也相当成功。单是朴树的首张专辑,在内地就卖了65万张。

  宋柯用高品质的音乐在传统唱片还能卖钱的那几年里挖到第一桶金。虽然因经营不善,公司总体还是亏本,但让“麦田”这个品牌在中国流行乐坛上占据不可或缺的位置。直到2000年伊始,互联网迅速崛起,传统唱片的时代大势已去,麦田也随即转型。

  回忆当年,宋柯甚为感慨,“如果你品质够好,不管是新人还是已成名歌手,发行商起码能保障你不赔钱。”但宋柯也强调,那时最大问题在发行上,“内地唱片行业,从诞生开始就没有过真实的销量数字,唱片公司和发行商之间是断裂的。我们闷头在做,他们也闷头在卖。”

  传统唱片时期,唱片公司和发行商之间最普遍的交易方式是“保底”,就是发行商给唱片公司一个可观的、起码保证不赔本的价钱,把唱片“买断”,之后唱片实际上能卖多少,基本就跟唱片公司或歌手没太大关系。唱片公司从一张唱片上获得的收益,根本就不是从实际销量中获得版权费而来的。“当时整个商业系统的诚信很差,发行商瞒报销售数字,跟现在电影瞒报票房是一样的。而当你不能得到真实的销售数字时,唱片公司本身的市场导向就会有问题,你不知道在哪里卖得好,哪里卖得不好,所以我们的宣传跟实际唱片需求是脱节的。”

  宋柯认为,真正好的商业体系,应该是下游(发行商)的数字反馈回来,上游(唱片公司)再去做一些调整,包括下一张的内容,也会有些数据做参考。“当时就是保底的形式,唱片公司拿到这笔钱就会觉得,反正不亏钱了嘛,甚至还可以赚点。大家就觉得没有动力去做。”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内地唱片业正处于卡带和CD两个载体的转换期,而盗版也正因为CD的诞生才壮大起来。当年一张原版CD,普遍要卖100元以上,而盗版CD刚出现时,也就15元左右,这就是为什么后来盗版越发猖狂的根本原因。在这问题上,宋柯也道出了当时唱片业中的一些内幕。

  “那时我刚从美国回来,反差感特别强烈。譬如在美国,原版卡带是10美元一盘,国内卖10元人民币,这个比例比较正常。但后来CD出来了,美国的普遍售价是15美元,比卡带贵不了多少,这就很容易把听众往购买CD的方面去引导。但在国内,CD要卖100元人民币一张,甚至更贵,这谁愿意买呀?”

  宋柯说,当时CD之所以卖那么贵,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刚开始时,CD的制作成本比较高,把价钱抬起来了。当CD普及后,制作成本降到很低,发行商却始终不愿意把零售价降下来,一意孤行守着高价位。“另一方面,还跟海外版权有关系。当时港台唱片引进到内地,港台唱片公司给内地发行商定了一个很高的版权价,目的就是要把唱片零售价抬到跟港台地区一样,譬如香港的CD平均也是卖100元左右,如果内地卖四五十元甚至更低,他们就担心会回流。”

  当时,宋柯曾跟上海三大发行商提过建议,希望把卡带的售价提到15元,CD则降至20元左右。但最终还是因为一己之力过于薄弱没能实现,“到了2000年以后,CD的售价就被迫降下来了,不少内地唱片都买二三十元左右,但那时盗版已经深入民心,而且盗版最后卖到5元一张了,怎么竞争!”

  viacom集团的MTV公司,正在构建一个以艺人为中心的网站,来直接销售歌星们的音乐、演出和其他周边产品。盗版和CD销量的下降趋势了MTV构建该商业模式。未来,这是一个显著的趋势,更多的音乐产品会走互联网营销的渠道。同时,音乐公司销售渠很可能与明星微博和sns账号打通,形成协同的推广和销售体系。

  传微软与主流唱片公司谈判 拟推新款音乐服务2012.02.18

  中国期货网

  猜您喜欢的文章